振理

曦澄 一个OOC的小段子

蓝涣:“晚吟。想知道以后自己会喜欢的人是谁吗?”

江澄:“谁啊?”

蓝涣:“那晚吟按我说的做就知道了。 ^_^ ”

江澄:“嗯。”

蓝涣:“晚吟从1~9之中选一个数字,先×3再+3,最后再×3。然后把这个数字个位和十位加起来。”

蓝涣:“算好了吗?”

江澄:“嗯。”

蓝涣:“等于1.就是你曾经的同学,2.是你的前任,3.是你曾经的朋友,4是身边的朋友,5.是曾经的挚友,6.现任,7.曾经暧昧的人,8.基友,9.我,10.情敌。
那么,晚吟算出来等于多少呢 ^_^ ?”

江澄“·········九。”

蓝涣:“看来晚吟会喜欢我呢。 ^_^ ”

江澄:“哼······谁要喜欢你啊······”(脸红ing)

——————
突发奇想,让我安静的OOC一下_(:з」∠)_

关于这个数字,其实不管选哪个最后都会算出9啦_(:з」∠)_

【曦澄】一个神奇的日常

这是一个zz日常!
新人第一次发文,请多关照w!
OOC!OOC!OOC!(重要的事说三遍!)
慎入!魔性画风!极其诡异!
再说一遍真的非常诡异!
准备好了吗?
要开始了!

        云深不知处。
       “真的要走吗······?”蓝曦臣扯着江澄的衣袖可怜巴巴的望着他。
江澄抽出衣袖“嗯,很久没回去了。莲花坞有事等着我处理。”说罢,江澄便转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看着江澄远去的背影悄悄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莲花坞,江澄径自走进书房处理公务。
       蓝曦臣在莲花坞门口徘徊许久,走到一边的树下扣起了树皮。
        江澄拿起笔刚准备落下,似乎是感觉到什么,向窗外看了看。没管,继续处理手上的公文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在树下站了许久,树皮都被扣掉一小块。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树梢,轻轻越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坐在树上看着书房的方向想着江澄。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江澄写字的手顿了顿,放下笔望着窗外。
        “明明才离开那么一会儿就想他了吗······”随手翻了翻还没动过得公文。“好多···不想看了。”
        书桌的角落里有一本落了灰的书,江澄拿出来拍掉灰尘。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《离婚的一百种方法》江澄,忽然觉得有趣,随手翻了两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可以这样吗······下次好好收拾一下蓝曦臣,哼。”江澄猛的合起书“不对我怎么又想他······”江澄重新拿过公文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靠在树上,想着江澄,想着江澄认真批阅公文的神情和微微抿紧的嘴唇。渐渐的出了神,靠在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江澄处理完最后一本公文,已近子时。放下笔走出书房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,余光瞥见莲花坞外那棵树上的一点月白。

        走出莲花坞站在树下,抬头看见那人靠在树上睡得正香。月光透过树叶撒在蓝曦臣脸上,树叶留下斑驳剪影印在蓝曦臣衣角。
        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吧。江澄想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莲花坞里拿了一床被子出来,轻轻的跳上树枝给蓝曦臣盖上。看着蓝曦臣的脸轻轻的说道“我可没说你不能进来是你自己要睡这的不怪我······”
        蓝曦臣轻轻扭动了两下,一个不稳从树上摔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!”
        江澄看了看这个被被子盖住的人有那么一丢丢的嫌弃......
         “晚吟!”
         语气里是惊喜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睡个觉还能从树上掉下来你也是够蠢了。”江澄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  蓝曦臣看着江澄:“晚吟给我送被子是担心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谁担心你了···”江澄偏过头不看蓝曦臣。“你冷着了我还要照顾你,麻烦的要死。”
         “嗯,好吧为了不麻烦晚吟,我是不会冻着的。”蓝曦臣笑着看江澄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我做什么···真是的,上来。”江澄在树枝上坐下指了指旁边的位置。“今天晚上陪我在这睡。”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跳上去坐下,給江澄盖好被子。“为什么在这睡?”
        江澄往蓝曦臣的方向挪了挪靠在蓝曦臣肩上用被子裹住两人“你管我,我乐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晚吟喜欢就好。”蓝曦臣笑着说,顺便搂紧江澄往怀里带了带。
         相拥而眠。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 江澄醒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晚吟醒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      “那就下去用早膳吧。”蓝曦臣一把抱起江澄,跳下树枝。
          江澄搂住蓝曦臣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 新的一天开始了,要不要先试试昨天看的《离婚的一百种方法》呢?
           江澄心里想。